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6-01-13

“中国教育不改革真的不行了,培养不出时代需要的人才。”顾明远先生参加完郑州国际教育论坛回京路上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作为一个在线教育行业深耕了近十年的人,我对顾老说:中国教育正面临全面重构的历史机遇,爱学堂希望借助互联网和新技术的力量推动中国教育向前!重构教育边界,打造全新教育生态。

教育在不断变革,学校一直尝试创新。公元前3500年,学校主要用于传授生活技能;第一次工业革命后,现代教育实现标准化管理;移动互联网时代,教育正迎来第三次重大变革,教育边界消失的迹象开始显现。

过去3年,体制内大力推广信息化教育,教育部出台信息化工作重点和三通两平台的建设,各省市教育管理部门更是将信息化作为办好新时代教育的最佳方案,学校教学形式、教学管理到学习场景都在发生变化体制外的在线教育公司更是以每天2.6家的数量快速增长。

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所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好在,只要我们提前行动,就有机会成为引领教育变革的人坏在,新生的力量正试图挑战一切旧的秩序,我们需要重新适应。

从今年6月至今,我走访10多个省教育厅,与30多位教育局长和100多位校长做过深度交流。基于对体制内教育的理解和互联网企业的背景,我发现互联网正在推动教育行业的重构。

互联网让教育更公平、有效、有趣

公平是当前教育解决的首要目标。国家在布局,体制内外都在推动,而随着慕课兴起,互联网正好可以解决这一基本难题。

2008年,美国兴起慕课(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

2012年,哈佛和MIT成立edX

2013年,清华大学加入edX同时成立中文慕课平台学堂在线;

2014年,学堂在线成立基础教育爱学堂,随后慕课在中国流行开来。

慕课首先解决教育的公平问题,不同地区的学生通过互联网都能享受一流的教育资源。其次解决有效问题,有效是体制内教育的最大硬指标包括效率和效果。教师备课、上课效率普遍低下,布置大量作业备受诟病,学生学习效果不一定理想,无法在课堂上被满足或掌握不了所学知识,课外培训应运而生。一时之间,学校负责课堂、培训班负责课外成为学生共识。

我认为,学生上培训班的根本原因是课堂需求未被充分满足,作为推动教育变革的一个重要手段,互联网首当其冲重构体制内与体制外的边界,二者边界正逐渐消失。体制内教育通过采用翻转课堂模式,无形中延伸到体制外,不仅提升教师教学效率,更增强学生学习效果。

课前,学生可以在家观看爱学堂微视频预习;课中,教师播放知识点和趣味性结合的微视频;课后,学生遇到难懂知识点,教师不仅可以推送相关微视频,也可以布置作业、在线答疑和测评,全面激活体制内教师”。体制内教师告别传统低效的教学模式,生产力不再被束缚,反而被全面激活,他们有能力且有意愿为体制外教育提供服务,即在学生课前和课后发挥作用。

有趣是激发教育变革的原动力。教育工作者最需要做的就是激发学习者的兴趣,使学习者主动去学习,所以授课内容和形式的关键在于激发学生的热爱。调查显示00后是伴随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一代,最喜欢暴走漫画、十万个冷笑话、搞笑日和、火影等。

爱学堂坚持“让学习更美好”的理念,以学生视角创作课程,用电影工艺制作动慢课件,激发学生对学习的热爱。推出最简便、易操作的教学互动平台,让师生交互更轻松,更方便学生随时随地学习并且突出差异化学习、个性化指导、建立学生完整的成长档案,多维度综合素质评价和全方位分析学习情况。有趣有效,真正做到让学生觉得学习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重构边界,体制内外正在连接

K12教育结构调整与滴滴变革出行领域有异曲同工之妙。滴滴最初切入出租车市场,出租车是大众出行工具,占领出租车市场后再进军顺风车、快车,后者方便、快捷且便宜,逐渐成为用户出行的首选。

体制内的教育出租车市场类似,体制外的培训市场存在的根本原因是学生在体制内的需求未被满足,如果体制内教育进行变革,从传统课堂向翻转课堂或混合式学习转变,那么体制内课堂教育就自然延伸到课外,只要激活体制内就能解决体制外的问题,教育市场必将重构。

K12教育重构主要面临两大挑战:一是体制内外连接不易。体制内很难理解体制外,体制外也搞不懂体制内,根本原因是懂教育的不懂互联网,懂互联网的人未必懂教育。二是行政管理较为复杂。教育的特殊之处在于不能离行政太远,进入体制内的前提是先过行政关,没有教育局和学校的支持,K12教育创业者产品再好也寸步难行。

相对而言,体制外更容易介入。培训市场规模为6800亿,一大批K12创业者蜂拥而至,目标是干掉新东方或好未来,而2014年新东方和好未来净营收总和只有90亿元,大部分市场还是被中小培训机构占据。

一体两翼+重度垂直

当然,任何重构必然带来机遇和挑战。如果换个角度看,挑战恰恰是建立竞争壁垒的大好时机,在重构教育生态的战役中占据领先优势。想要彻底重构教育生态圈,必须从两个层面重点发力,即一体两翼和重度垂直。

一体两翼,其核心是既能获得体制内的行政支持,又可以使用市场手段。爱学堂不仅是清华大学学堂在线的基础教育频道,同时学堂在线也是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的成果应用平台,行政与市场结合,有利于教育局、学校沟通,更利于解决用户需求。

重度垂直,意味着连接K12教育生态圈的各个环节,上至教育局下至家长,逐层打通,缺一不可。爱学堂实现从内容到平台的突破,使教师和学生通过课程内容+平台应用模式建立强连接,加上行政层面畅通无阻,使K12教育生态圈从上至下完全连接。教育的创新不是一个点的创新,而是一条线的创新,即重度垂直,再向全国这个面铺开。

K12教育价值链重构路径一定是从体制内向体制外,而不是体制外向体制内重构,根本原因是体制外始终无法颠覆体制内,体制外只是作为体制内的补充存在。所以,一体两翼和重度垂直必须相互依托,才能彻底重构教育生态圈。不仅真正站在教育局和学校角度理解各方需求,有针对性的提出解决方案,而且产品要让人尖叫,使之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否则,最终对教育价值链的影响有限。

全新生态即将形成

构建全新教育生态,本质是实现人与人之间的无缝对接搭建内容+平台+服务的生态模式以平台为载体,以内容为核心,以服务为导向,真正实现区域、学校、师生、家长的全连接。

短期来看,爱学堂从内容切入费力不讨好;长远来看,这一特立独行的做法恰恰助其打开想象空间,为教育局、学校、教师、学生、家长、第三方合作方等群体提供教育服务,并通过人人共享的分享机制成为内容的创造者,完成教育生态的构建,并实现生态圈的自我造血、良性循环。

我坚信,尽管K12教育生态重构难度大且漫长,但爱学堂创造性地搭建了一条全新赛道,未来将专注为体制内互联网教育出综合解决方案,着重推动教育改革,实现学生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设备下都能愉快地进行个性化学习。

体制内外,携手共建。爱学堂用自有内容搭建平台,实现区域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建设,用平台实现网络空间人人通,用资源+平台实现教学突破,全方位连接和服务于体制内学校及师生家长。

显然,爱学堂在下一盘大棋,好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