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4-09-25

昨天下午,前《连线》杂志主编、《长尾理论》《免费》等畅销书作者安德森“空降”Big Talk第四期会场,会上他主要介绍了开放创新理念和无人机项目,金句频出,现场好不欢乐。

其中,我对开放创新很感兴趣。在国内,我们听惯了微创新、颠覆式创新,“开放创新”还是第一次听。何谓开放创新?“开放创新就是创建一个平台,放弃自主知识产权,围绕平台来创建一种生态体系,而不局限于创建公司”,安德森说道。

安德森认为,过去20多年发展证明,开放创新体制下创建的生态系统可以打败大公司。因为任何一个新兴市场的出现,我们都处于摸石头过河的状态,唯一能探索的新的行业方式,就是创建生态系统,通过合作创新来共同界定未来。

他以安卓和苹果为例,安卓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是创建了最快的创新体系,而苹果则闭关锁国。在安德森看来,开放创新是技术行业中最强有力的工具,21世纪最佳公司除了在技术、营销、全球化取得领先,还必须拥抱开放式平台。遗憾的是,他认为这一因素并未体现在中国成功企业中。

也许因为昨天受众主要是自媒体人,安德森前沿理论让人眼前一亮。不过细想之后,我认为开放创新想要在中国落地,至少存在3大问题:

大公司才有资格玩开放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巨大的人口红利,无论是PC时代还是移动时代,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在卖力追求用户基数和活跃用户数,没有1亿用户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中国互联网混。而开放平台建设涉及到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等各个环节,为确保合作伙伴分一杯羹,前提必须保证有足够多的活跃用户。

提起开放平台,就不得不提2010年爆发的3Q大战。2010年以前,BAT360基本围绕自身业务布局,业界鲜少发生投资并购;3Q大战过后,屡遭诟病的腾讯宣布进入为期半年的战略转型,而调整的重点正是推动开放平台建设,腾讯陆续开放微博、QQ空间、财付通等平台。

此后,360、百度也相继走上开放之路,不仅推出针对中小开发者的扶持计划,还涌现出大规模投资并购。进入移动时代后,开放平台的玩家仍停留在几大巨头之中,中小创业者根本无力盘活复杂的产业链。以微信为例,前期主要通过完善产品功能吸引用户注册,待用户活跃数达到一定基数,微信慢慢充当腾讯移动战略的排头兵,通过投资大众点评、58,牵手京东等一系列举措,朝开放平台迈进。

移动时代来临,催生出一大批中国创业者,尤其是90后创业者,他们在资金、人才、资源等方面都不如巨头,创业方向主要有两种:一是依附于巨头平台,从边缘切入,比如脸萌;二是深耕垂直、细分化领域,比如春雨医生。对创业者而言,首要任务是打造一款产品推向市场,如果初期就定位于平台无疑将是灭顶之灾。

另外,安德森提到的不保护知识产权,也与中国创业大环境格格不入。创业者选定方向之后,重点是专注产品和服务用户,“快速迭代、小步快跑”是创业者常见的 状态,更多体现在产品、运营、营销创新等方面,这些并不具备申请专利的资质,而不是投入精力研究技术创新。事实上,有些创业项目并没有很高技术门槛,唯一的竞争优势在于产品迅速占领市场,而技术创新往往出现在百度、阿里等大公司中。

退一步来说,如果创业者积累了专利技术,在市场站稳脚跟之前,开放技术势必招致抄袭,无异于培养竞争对手,这并非明智之举。就算是大公司,也是有限度地开放专利,而且主要面向亲密的合作伙伴。

开放平台留不住人才

平台如何吸引人才?安德森的解决办法是不雇佣员工,而是开放知识产权,这是开放平台吸引人才的优势,“开源的社区是我们的核心,每个人都能把思想变成产品”。不过,开放平台也免不了靠奖赏制度来维系关系,安德森以金字塔模型来描述人才晋升,顶尖人才将有机会加入平台,并获得部分股权。

安德森还认为,顶尖人才择业并不是看重薪酬和公司发展前景,而是看工作是否有趣,享受工作带来的快乐远比工作本身重要。在安德森看来,加入创业公司做平台是一件有趣的事,毕竟大公司官僚文化、组织架构和办公室政治不受待见,他提到自己深圳200多人工厂正是凭借开放平台来对抗3000多人的大疆公司。

相比安德森的畅想,中国创业环境的残酷来得更猛烈。投身中国创业大潮的创始人以公司前高管为主,创业动机主要有两点:一是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业务;二是选择有前景的市场,其中以后者居多。同时,中国移动互联网是全球竞争最激烈的市场,每一个细分领域都至少有好几个玩家,失败的风险极高,创业者对实际利益的考量恰恰是阻碍人才留在平台的因素。

可以想象,合作初期,宽松办公环境、无业绩压力、双方惺惺相惜可能相处愉快,但蜜月期一过,如果平台没有太大起色,势必会动摇人才的决心;如果平台发展顺风顺水,过早把重心从平台升级向盈利迁移,也会违背人才的初心,毕竟慢工出细活仅仅是一种理想状态。

对中国创业者而言,如何在打造平台和获取收益之间取得平衡,才是真正留住人才的关键,很多公司在这方面都犯过错。

商业模式不清晰是硬伤

在盈利方面,安德森认为如果平台被证明成功,将处于最佳位置,谷歌之所以受益不是因为销售安卓手机,而是参与并领导开放平台,给上下游企业创造机会,平台最终将成为赢家。

从长远发展来看,安德森的理论是正确的,但与中国现状并不相符。以微信为例,微信开放平台为大众点评、京东提供用户和流量入口,成交额大幅提升;同时微信公众平台为自媒体内容和企业服务提供出口。微信为企业创造了价值,平台用户粘性进一步增加。

不过,大众点评、京东发展的强劲势头并未反哺微信营收。目前微信收入主要仍以游戏等增值服务为主,而公众号等开放平台贡献营收甚少。张小龙治下的微信已实现从工具到平台的跨越,但在移动商业化前景不明朗的大环境下,微信如何从平台向商业化跨越,张小龙也免不了犯怵。产品经理出身的他,微信在商业化探索上作出的每个决定,都是以用户体验为原点。

我愿意相信平台做大后盈利不成问题,问题是服务好合作伙伴之后,如何突破目前商业模式去发现新的盈利点,这才是开放平台的使命所在,张小龙也正朝这个方向努力。

对于国外最新的理念,无论是BAT还是中小创业者,都应积极学习并有原则本地化。过去的PC时代,是硅谷统治的天下,我认为安德森提出的“开放创新”仍停留在美国互联网领先的虚幻之中,而移动互联网由中国引领未来,任何前沿理论的推出,都应基于中国国情,才能有效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