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4-08-14

据媒体报道,雷士照明在8日晚间发布公告,宣布罢免吴长江CEO职务,并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吴长江的执行董事一职。

雷士董事会称,此项决议很艰难,也非常慎重。遭受波及的还有吴的弟弟吴长勇,以及穆宇、王明华两位副总裁。作为雷士创始人,吴从大股东到股权出让后成为职业经理人再到被董事会罢免,与公司投资人之间的恩怨又增添一笔。

事实上,这并不是吴长江第一次下课20125月,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CEO等职务。同年8月,面对吴长江离职引发的股价动荡,雷士曾发布公告进行说明,列举了从经销商处获得了个人贷款等几大罪状,并抵制吴长江重回董事会。

回顾近几年雷士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无论是股价动荡还是营收下滑,始作俑者都是创始人吴长江。持续数年的内斗风波,与其视野格局和个人性格息息相关。

吴长江性格强势、好斗

出身草莽的吴长江,似乎总在嗅探商机,就算在上市之后,他也没摆脱创业心态,只要一有机会就抓住不放。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吴是一位极其强势的人。一位雷士股东曾评价,老吴你在公司里面就是一言堂,非常的霸气,都没有反对你的声音

雷士在吴的强势与进取的双轨道中前行,初期屡建奇功,越往后走越暴露缺陷。同窗反目,几乎将他逐出公司,又被资本裹胁,踢出局外。不得不说,吴长江是一位颇具争议的创始人。

1998年,吴和高中同学杜刚、胡永宏共同创业。2000年,雷士内部由杜刚坐阵,吴负责生产,胡永宏负责销售。随着公司不断壮大,利益分配不均等问题开始显现。2002年,雷士进行股权调整,三人股权均等,都是33.3%。有人透露,此举是因为吴从公司拿了很多钱,不得已稀释股权。

感情从此出现裂痕,吴开始在雷士之外接私活。他创办一家工厂专门生产灯具,并使用雷士品牌和渠道进行销售,这让杜、胡二人非常不满,但最终吴的工厂没有解散。

2003年,胡永宏离开总经理位置去开辟西南市场;2004年,吴接任雷士总经理,雷士开始进入高速发展期,年末销售量翻了一倍。当吴宣布2005年销售量又要翻一倍时,他与杜、胡二人的矛盾已经公开化,据一位经销商回忆,他们经常公开争执,公司里的人开始各自站队,以至到11月公司三个股东分家。

曾经的同窗成为吴眼中的绊脚石,好斗的性格驱使他必须铲除。在胡永宏准备在成都举办经销商维稳大会之际,吴在雷士总部所在地惠州举行另一场经销商大会,吴积极拉拢主要经销商,并现场封官许愿,获得了大部分人的支持。雷士极其倚重经销商,吴甚至将渠道商称之为兄弟。失去经销商这一主心骨,杜、胡二人掌控的权力成为空壳,不得已各自拿8000万离开雷士。

吴最终获得了雷士100%控制权,但这也是一步险棋。吴要在半年内付清1.6亿,在付清1亿首付后,雷士账面上只有几十万元,吴不得不四处找钱,引入战略投资者成为唯一选择,此时软银赛富董事长阎炎进入吴的视野,帮助吴缓解了资金短缺的尴尬。

或许是急于找钱,吴并未意识到将与同样强势的阎焱展开噩梦般的合作。关于阎焱其人,有人说只有阎焱搞定别人,没有别人搞定他的时候。两人立场不同,再加之利益分配和性格不和,二人的合作充满摩擦和争斗,尤其在董事会决策中。累积多年的矛盾终于在20125月大爆发,吴被赶出董事会,阎焱出任雷士董事长,施耐德代表张开鹏任CEO。此后,吴与阎焱、施耐德之间展开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吴长江犯下3宗罪

1、豪赌致欠下巨额赌债

关于吴喜欢赌博的传闻,早在雷士创办初期就显露端倪。他好赌,而且需要生活在聚光灯下,一位熟悉吴长江的人评价。

他是澳门的豪客,输赢数目之巨令人咋舌。他曾欠下巨额赌债,经常从公司账上拿钱来还,为此杜、胡二人才开始分红。

作为本次交锋的主角之一,昨天王冬雷对媒体表示,吴之所以敢窃取上市公司利润源,在于他欠下4亿赌债,甚至扬言吴才是真正想要掏空雷士的人,并公开其与吴的一段录音作为佐证。录音双方谈话内容显示,吴承认自己欠下4亿赌债,每月利息高达1千万,并自称已4月未还。

我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公布的这段录音,这段录音没有做过任何技术处理,但为了不透露吴长江欠的是哪些人的赌债,所以只截取了这段内容。王冬雷多次邀请媒体收听录音内容。

2、吴长江监守自盗

雷士公告显示,吴长江最近告知董事会的多数成员,其于2012年代表雷士照明附属公司惠州雷士光电,与另外三家公司(山东雷士照明、重庆恩维西实业和中山圣地爱司照明)各签署一份许可协议。吴长江称,该等许可协议授予三家公司使用雷士品牌权利,为期 20 年。

董事会的多数成员之前不知悉所谓许可协议的存在,董事会亦未批准、授权或追认任何该等协议的签署。事实上,雷士对品牌授权有严格规定,一般是两、三年重新授予一次,不过也有权不再授权。吴长江担心这一点,所以签了一个20年的授权协议,这违反公司规定。

作为雷士创始人,吴在雷士内部运营和供应链、经销商体系经营多年,不仅安排了众多亲戚在公司任职,而且附属子公司也与其亲戚有资本往来,雷士俨然成为家族企业。事实上,上述三家公司与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其中山东雷士照明最大股东为吴岳母陈敏,其为“NVC雷士照明北方最大的生产基地。恩维西从公司注册成立之日起,就是为雷士照明的产业配套而设置,是雷士照明最大关联交易者。2011年的股权分配显示,恩维西第一大股东为吴宪明,其为吴长江的岳父。中山圣地爱司则为吴长江岳母陈敏私人控制,持有该公司40.93%的股权。而上述三个公司的股东中更是都有朱善宽和李灌珉二人,朱善宽和李灌珉都属于吴长江的嫡系人马。

这也意味着吴把雷士品牌和渠道资源私自授予自身旗下的三家公司。业内人士指出,这属于典型的监守自盗行为,不仅损害公司整体利益,也使股东权益得不到保障。

而雷士的核心优势渠道资源并没有在上市公司中,三周前王冬雷在获悉吴暗中从事关联交易后,从子公司到总部,雷士董事会先罢免管理团队,吴长江下课成定局。

吴长江自己说他有很多套马甲,但别人不会那么轻易地查得到他知情人士说。同时,吴长江弟弟吴长勇,跟随吴长江12年之久的穆宇、王明华也因不正当行为而面临质疑。

3、吴长江幕后策划打人风波

88日,网上疯传王冬雷带人打伤吴长江助理而被警方带走的视频,让吴、王二人的矛盾公开化,曾经的盟友反目成仇。

回顾事件本身,种种迹象将这出好戏的幕后策划者指向吴长江。8日晚间,雷士发布公告宣布罢免吴的CEO职务,随后一段视频流出,并有传言称,王冬雷因冲突被警方拘留。

事实上,包括王冬雷在内的涉事人员都已返回原岗位正常工作。王冬雷表示,8日接管雷士董事长职务后,在与吴交接公司营业执照、公章和财务章时,因吴不配合而最终导致随行人员发生冲突。

与此同时,外界也把关注的焦点转向视频,这段视频也是疑点重重。看过视频的知情人士坦言,视频没有声音,而且画面只有王冬雷几个人,显然经过有人故意设计整个视频存在后期处理嫌疑,事实上是吴长江那边的人先动手上述人士称。

内斗风波后雷士去哪儿

雷士董事会宣布罢免吴的同时,也新任命肖宇和熊杰为执行董事,决议由王冬雷、肖宇和魏宏雄组成紧急事务处理委员会。在紧急情况下,代表雷士董事会行使内部机构调整、人事任命、商业协议、财务支付及发布公告等职权。

在这场内斗风波中,最受伤的要属雷士上下游的供应商和经销商。一位雷士供应商表示,雷士一年有60-70亿销售额,是国内照明行业的领先企业,应该珍惜雷士这块品牌

目前,双方阵营正在积极寻求上下游合作者的支持。据王冬雷透露,几天前董事会第一次在广州召开了全国运营商大会,全部运营商出席,并有80%支持董事会的决定。

在熊杰看来,何时能完成工作交接暂时还不明确,但相信很快。待事件平息后,雷士的盈利能力可以预期,雷士正常盈利能力在4亿以上。

同样的产品价格,欧普毛利高达37%,雷士则占23%,可见雷士产品在成本环节还有很大降低的空间。从某种程度上讲,雷士今年业绩会受到影响。但王冬雷信心满满,他表示雷士将更加重视中国市场,力争保持在中国的龙头地位。

而雷士内部去吴长江化也势在必行。尽管雷士已是上市公司,但冲突折射出其还未真正达到上市公司的治理要求。吴一直倡导文化高于制度,在雷士内部我行我素,多年来未形成有效的管理制度。

阎焱曾在2013年初谈及雷士风波事件时指出,中国的民营企业需要有制度化管理,按照程序、按照规则办事,不能够像过去一样,企业由个人说了算。而持续陷入风波的雷士应该变得更成熟、更具竞争力。

也许,雷士风波将很快平息,走向既定的发展轨道。同时套用吴在打人事件中对王冬雷说的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以此告诫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