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经过20年发展,互联网行业已逐渐发展成一种产业,为国民经济注入新鲜血液,而随着阿里在纽交所风光上市,这一论证进一步得到有力证实。

如果你认为我将大谈阿里上市对互联网产业的影响,那就大错特错。故事的主角仍是阿里,不过与其成为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公司闪亮相比,今天阿里起诉自媒体人葛甲一案开庭却并不怎么光彩。

作为业内知名“阿里黑”,葛甲长期站在阿里对立面。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去年双11马云就与王健林亿元豪赌发表看法,“如果王健林赢了,那就是我们的社会输了”,葛甲反击称“如果马云赢了,这个民族就输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阿里是如何卷入与葛甲的冲突?双方交锋的核心是什么?诉讼可能的结果是什么?

阿里与葛甲冲突始末

20127月起,葛甲一直以评论业务模式为由对阿里表示“关心”,双方长期处于暗斗之中,但凡有马云出席的场合,葛甲都不被待见。尽管双方形同陌路,但至少未发展到公开撕破脸的局面,不过从今年7月起,双方关系急转直下,不仅掀起数轮正面交锋,而且上升到司法层面。

722日,处于上市缄默期的阿里向杭州警方举报某周刊和某些自媒体人进行舆论敲诈,矛头直指IT时代周刊和葛甲。87日,阿里公关总监颜乔实名举报IT时代周刊,并指出苏宁云商媒介总监葛爽与葛甲实为兄妹,前者与IT时代周刊有利益输送之嫌。蹊跷的是,事发前两天,葛甲发表声明称IT时代周刊不得随意刊登自己文章。

葛爽随即发表声明,除了澄清与葛甲并非兄妹关系,还要求颜乔道歉并消除影响。葛甲则表示,阿里的用意在于对外表明自己的批评和质疑是受苏宁指使,并决定对颜乔侵害名誉权行为提起诉讼。

817日,葛甲发文称阿里抢先一步递来诉状,阿里旗下三家公司共同对自己提起诉讼,控告文章捏造事实和损害名誉,要求赔礼道歉并赔偿50万元。“在法律判决出来之前,我唯有积极应诉,尽最大可能为自己辩护”,葛甲表示。至此,资源丰富的阿里与势单力薄的葛甲将首次对簿公堂。据了解,此事已对葛甲工作和生活产生很大影响,为应对阿里起诉事宜,近日葛甲已从现单位辞职。

919日,阿里在美成功上市吸引全球目光,不仅粉碎了外界各种质疑,也冲淡了对诉讼一案的关注。923日,阿里诉葛甲一案正式开庭,葛甲到庭应诉。

双方到底在争什么

回顾庭上应答内容,双方主要围绕葛甲文章是否构成侵权和赔偿事宜展开论战。阿里认为,葛甲发表的文章内容存在歪曲和夸大。葛甲则表示,自己99%的文章都是评论,很少涉及事实,语言犀利只是写作方式,并非针对阿里。

我们来看一小段庭审内容:

阿里巴巴:葛甲的文章中说阿里“哄着骗着把钱赚到自己口袋里”,是否有客观依据,是否进行了核实?

葛甲:这个是我个人观点的陈述,是我对阿里商业模式了解的基础上得出的,只是我的一个看法,并不是一个事实。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公开质问葛甲是否具有发表互联网新闻的资质认证,葛甲否认自己是记者、媒体,只是评论。总结下来,双方交锋的最核心之处在于事实与评论的界定。阿里坚称葛甲有违事实,而葛甲认为自己对事实有感而发。

近两年以来,传统媒体发展陷入困境,随着WeMdiea成立,腾讯大家和百度百家的崛起,“自媒体”概念迅速走红。事实上,无论葛甲是否承认,个人对科技事件公开发表评论已属于自媒体范畴,而这也是区别于传统媒体的重要特征。

传统媒体的写作风格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实时报道型,详细记录事件的来龙去脉;二是报道+评论型,其中评论部分为体现媒体的客观和公正性,主要引述第三方观点,传统媒体“伟光正”的形象屡遭诟病。相反,自媒体更接地气的表述手法,再通过微信公众平台、朋友圈等社会化平台传播,正成为用户获取信息的重要来源,自媒体正传统媒体发起降维攻击。

作为自媒体,葛甲的评论主要基于事实,第三方媒体报道作为评论的上游,主要分为两类:一是阿里认可的事实,如内部腐败和假货;二是阿里不认可的事实,如作评论必须事先核实,葛甲被阿里揪出3篇出处文章晚于自己的文章。

在评论层面,阿里认为财经评论不能用文学手法来写,葛甲否认财经评论一说,坚称自己是杂文评论,具有一定文学色彩很正常。“对于文章的隐藏内容、深层次理解,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解,观点不一致不代表就是侵权”。

另外,葛甲对阿里把损失量化成50万也提出质疑。阿里解释道,“提起50万的赔偿,是考虑到负面影响和阿里为此付出的成本”。阿里认为葛甲往往在其关键时刻发声,比如启动上市期间提出诉讼,是为了向投资者宣誓有信心把问题说清楚。

阿里世界级公关的衰退

虽然目前法院并未宣判,但从此次阿里对葛甲的主动公关表现来看,号称世界级公关团队的阿里正走下神坛,逐渐沦为公关教育中的失败案例。

我们再看一小段庭审内容:

葛甲:葛甲的文章是否对阿里巴巴的业绩造成损害?

阿里巴巴:阿里业绩并未因此下滑,但这些文章客观上损害了阿里业绩的上升。

此金句一出,阿里前员工冯大辉表示不淡定,“葛甲好牛逼啊”“提个建议:应该对那些大肆吹捧阿里因而「客观上使得阿里业绩上升」的媒体发奖金”。

作为上市后的头炮,为应对此次诉讼,阿里势必在开庭之前进行多次沙盘推演,模拟庭上可能发生的各种交锋,公关团队也参与润饰措辞。在庭审这一庄严场合,阿里竟犯这种低级错误,着实让人大跌眼镜。

事实上,这并不是阿里公关团队的第一次响应失败。早在今年春节,微信兴起全民抢红包热潮,支付宝钱包节节败退,阿里竟反应全无,几天之后才由马云出面发出“微信红包如同珍珠港偷袭”。

与百度、腾讯不同的是,阿里对市场公关极为重视,阿里CMO王帅入选合伙人就是证明。把市场公关上升到公司层面的阿里,表现为何再三反常,阿里公关到底怎么了?

且不论阿里公关衰退的真相,阿里上市后,无论是自身生态建设,还是国际化之路,都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上市后第一季度财报将格外引人关注。伴随而来的质疑、否定和品牌宣传力度都将空前爆发,尽管拥有马云这一活招牌,阿里市场仍需重整旗鼓。

我认为企业掌握更多媒体话语权势在必行。阿里入股虎嗅,加上此前传闻阿里投资21世纪传媒,都足见马云对媒体的重视。相比易于掌控的网络媒体,巨头对传统媒体更加垂涎,媒体报道带有风向标性质,便于紧跟国家政策。

习大大倡导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发展,小米副总裁黎万强也强调每个公司都应该做自媒体,建议把企业自媒体化上升到战略层面,近期上线的新媒体网站界面投资方就有小米。

可以预见,未来巨头进军传媒产业、抢占话语权将成为主要趋势,阿里也应及时加强危机公关能力,与未来业务发展的趋势相匹配。

诉讼走向如何

回到诉讼本身,庭审结束之后,尽管阿里相关人士称不存在和解可能,但葛甲透露双方已接受法庭提出的调解建议,目前正进入调解程序。在我看来,双方和解的可能性很大。

对阿里而言,他们的核心诉求是消除文章内容带来的不良影响,尤其在上市之初股价波动的敏感时期,阿里必须维护自身品牌形象。同时,也借此警告某些蠢蠢欲动的自媒体人,而要求50万赔偿只是表象。

至于赔偿金额,葛甲文章对阿里造成的影响,很难具体量化,就算葛甲文章中3处出处不正确,也不至于赔偿50万,可能是几千到几万。

作为中国自媒体第一案,目前外界关注的焦点在于法院如何判决。除去双方和解,结果很明显,要么阿里胜,要么葛甲赢。如果阿里如愿以偿,也就是基于事实的评论构成侵权,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公民、媒体的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权利,今后公民对言论自由的尺度都不好把握,导致不敢说话。

另外,阿里胜诉将被视为其他企业处理与自媒体人纠纷的正确“模板”,对自媒体的发展将产生重大打击。由于不同自媒体人对媒体报道的解读角度不同,发表的文章如果不被企业认可,将陷入“写差被企业告、写好被用户骂”的死循环,同时对某些企业高级黑而言是灭顶之灾,自媒体无法正常表达自己观点。如果把自媒体比作产品,失去初心,被用户抛弃,存在意义何在?

如果葛甲胜诉,代表基于事实评论的自媒体得到法律保护,是对公民言论自由的捍卫,个人击败大公司将为自媒体处理与企业关系大大增添自信。对自媒体而言,在合理范围内,言论得到自由发挥,能保证内容的真实性和可读性,长远来看有利于行业良性发展。

正如葛甲所说,我只是针对事情本身评论,并非针对阿里。就事论事,我看好自媒体的未来,真心希望葛甲赢!


上一篇: 周伯通VS拉勾:冯涛自曝3大不同
下一篇:拷问安德森:开放创新如何落地中国

2条评论

  1. 不要把葛甲和阿里上升到自媒体与阿里,个人与大公司的立场,否则很容易带有同情和偏见。 这篇文章的出发点就客观的多:http://opinion.caixin.com/2014-09-23/100732349.html 。

  2. 作者是葛粉嘛?

发表评论